新文人画:与生俱来的“短板”

作者:东晓景 来源:转载 日期:2013/8/22 15:31:10 人气:5 标签:

    从今年初,关于水墨的展览和拍卖突然多了起来,《水墨新维度》、《再水墨》等。与此同时,多家拍卖行也在今年春拍不约而同纷纷推出“新水墨”或“当代水墨”专场,且颇有收获。2013年俨然成为“水墨年”。
  人们用“新水墨”来概括不同于传统的水墨作品,但没人能弄清它清晰的定义和范围,更多的人把他理解成实验水墨、新文人画、新工笔等的总称。
  在这些所谓的“新水墨艺术家”中,有个非常有趣的现象,市场表现最突出的艺术家中,很多都曾参加过新文人画展。市场的兴起能否带动新文化的复兴?
  新文人画虽然作为传统文人画后裔的一支,但还是在取材、艺术追求、表现形式以及画面效果上,都有了多方面的开拓。
  “新文人画是一个松散的团体,也并没有统一的纲领。”陈绶祥介绍说,但他们主要有集中艺术倾向:第一,王孟奇和霍春阳,他们在题材、笔墨形式上以及意境和趣味上都承袭着旧文人画的传统,从而得到很浓的文人画意味。这种倾向的作品对于旧文人画笔墨相当纯熟,其中也有画家自己的情致,但这是使自己向传统文人画家靠拢的自己。
  第二,作品具有明显的文人画特点,同时也包容着充分的时代内容。这种倾向的作品,是以十足的旧文人画观念和艺术方式,适当地表达了当代人的心态和时代气息。例如,徐乐之的《三孤图》,虽然采用乐超现实的题材和形式,但画面充溢着惊人的情感和理性。朱新建的用线、造型都极具随意性,但它们又都经过了高度的纯化,成为心象自由而准确的表述。
  还有一种倾向,即作品中融入了比较强的现代意识,但依然运用旧文人画的艺术观念和表现方式。例如,季酉辰、王彦萍的作品,表达了粗犷、丑怪以至畸形的意趣,似乎缺少文人画的幽雅,但它们的构思和表达方式仍属文人画的性质。
  新文人画在当时确实为中国画的现代化提供了一种可能性,但它自诞生起,就埋下了衰败的因子。“新文人画虽是对传统文人画的继承和发展,但缺少了中国传统的审美,特别是文人身上的那种气质,当然也就少了书卷气。”。
  另一方面人们对“新文人画”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,“致使它在第四届展览之后便逐渐失去了针对性,而且日益走向矫饰主义,普遍忽视现实感受,并带有明显的商业化倾向。丧失了它最初的活力和生命力。”
  1999年最后一次新文人画展后,新文人画逐渐被人遗忘。新文人画在很多人眼中已经成为“过去式”,不愿被提及。“从学术上,新文人画是不太成功的实验,它并没有促成中国画的现代化转型。”